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直播访谈
广东民声热线(2016年第二期下)-----省国土资源厅领导上线“民声热线”倾听社情民意
撰写时间:2016-04-26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内容简介:根据省直机关工委、省行评办的安排,省国土资源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2016年第十一批直播。4月26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杨俊波、副厅长杨林安、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师、利用处处长谢自力、登记局局长韦红及相关处室负责同志上线“民声热线”节目直播,认真倾听群众反映的各类投诉、咨询和建议,切实解决实际问题,尽心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取得良好效果。 

    上线嘉宾:

    【国土厅】: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杨俊波、副厅长杨林安、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师、利用处处长谢自力、登记局局长韦红

    【特约评议员】: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广州金沙洲公咨委委员梁栋(广东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赖昊峰;

    【媒体观察团】: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新快报、信息时报、南方都市报、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直播现场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下一个话题。广州市政府在海珠区倾力打造旅游休闲胜地,但有一群“原住民”却为了旧址拆迁的问题上访了7年,当时的拆迁是否超出了指定面积,给予的补偿有是否合理,至今主管部门依然没能给出明确答复。具体情况记者进行的调查: 

    播放短片:

    【短片二】:

    2000年,官洲岛获准立项建设国际性的生物技术研究及生产基地,并获正式命名“广州国际生物岛”。(视频一、二)梁伯一行人指着面前一大片小树林说那以前有几栋房子,是他们用半辈子的血汗钱换来的称之为家的地方。

    (视频三)2009年7月的一天,陈姨大清早被一阵吵杂声惊醒,出来一看,挖机已经堵在了门口,上百号人围在楼下,甚至出动了警犬,这架势陈姨不禁慌了【见到了很多警察,防爆,医院的车,一早就来到门口,三锤就砸烂我的门,吓得我,8个人抱着我老公,怕他跳楼】

在海珠区新滘镇官洲岗头街,这里有16棟414户私有产权的房改房都在这天被拆除。(图五)梁伯气愤的拿出2007年11月16日发出的一份《房屋拆迁许可证》,上面的拆迁范围写明是海珠区官洲岛南侧,广州渔轮修造厂,广州市海洋渔业公司子弟学校,广州市渔业公司医务所,广州市渔业公司宿舍,广州市渔业公司油库以及广州市水产渔业公司门牌未列房屋地段。住宅部分的拆迁面积为3410平方米,(视频四)梁伯指出无论是范围还是面积都并没有涵盖这16栋房改房【这个宿舍产权是渔业公司的,没看见显示要拆房改房,因为房改房是我们私有产权的房屋(图八),我们是拿了合法的房屋产权的,就在07年才有显示,拆的是3410平方米,我们400多户,总共的建筑面积是2万4千多平方米,因为我们每一户建筑面积有50多方,(拆迁许可证上的)数很明显与我们不相符】

    (图二、三、四、六)事实上,这已经是第三份拆迁延期的许可证,而在2004年11月23日、2005年11月10日,以及2006年11月10日发出的三份《房屋拆迁许可证》上,拆迁面积中的建筑面积表格内均没有填写内容。2008年11月17日第四次延期,拆迁面积和范围并没有比07年的版本更大,只是拆迁期限延长至2009年11月24日,也就是这16栋房改房全部拆除的时间。

    (图一)梁伯还翻出几张报纸刊登的城市房屋拆迁延期公告进行对比,指出这份拆迁许可证根本没有明确写清拆迁房屋的门牌号,致使争议问题牵扯不清。

从资料上看,2004年已经确定拆迁范围,按照规定向被拆迁方发出拆迁公告时应当同时提供拆迁补偿方案进行协商,(图十)但是直至2008年11月25日广州市亿信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才对其房屋进行价值评估。梁伯对此同样提出质疑【估价时间是08年11月25日,拆迁许可证最后的日期是这个日期了(2008年11月17日),你评估应该是在第一份(《许可证》)2004年,你房屋征收肯定有个房屋征收公告批文,我到今天没有见过这个批文号,查不到,不给我们查】

    随后他们向广州市房地产档案馆申请公开补偿安置详细方案。(图九)得到的回复却是“经查穗房拆结字【2011】4号档案内无《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2004)征收拆迁广州市海珠区新滘镇、官洲埗头岗1-8号和官洲岗头9-16号等房屋,共414户私有产权房屋的整体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详细方案》”

    出于对种种现象的不解,他们踏上了上访之路,然而接访的原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领导换了一拨又一拨,按梁伯的话说,接访的领导承认有问题,可始终没有正面回应大家的困惑。【我们也问了(广州市国土)房管局,黄金锋副局长一看到就说出的这份《房屋拆迁裁决书》(图七)有问题,他说要调查,可是今天都没有一个答案给我们】

    主持人:好的,杨厅,我们为了节约时间,我们直接连线广州局。黄主任,你好。

    广州:你好,主持人。我是黄金峰主任。

    主持人:这一条稿件是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采写的,梦圆有问题要问现场领导。

    唐梦圆:黄主任,找到您有很多问题就更加清晰了。首先是想跟您确认一件事情,投诉人梁伯他说您承认这一份拆迁许可裁决书是有问题的,有这么一回事?

    广州:我接访过程中没有提出有问题的事情。我会及时核查是否有问题,凡是来上访的我们都有书面回复。

    唐梦圆:书面回复书为什么不发出呢?

    广州:最近我没有接访过他。

    唐梦圆:2015年你没有接访过吗?

    广州:2015年我没有解访过这个梁伯。但是我接访过的已经有一个明确的答复给他,有书面答复的。

    唐梦圆:答复结果是什么?

    广州:核查的结果,他当时问的情况是不是对,我们会按照他的要求具体答复。因为海珠区官洲岛拆迁的事情由海珠区具体负责。今天我们海珠区国土规划局负责的同志也在场,我可以让他把详细情况做一个解答。

    主持人:好,我们解答来听一听,这一位领导,你好!怎么称呼你。

    海珠:主持人好!我是海珠区国土规划局的范主任。刚才梁伯提到手续的问题,这个手续我是第一次听到,包括补偿以及官洲的问题,这个问题提出因为一直没有在我们区,我们接触过或者你能不能把电话留下来,我们继续把我们区拆迁的情况,我们到时候再具体跟他们留一个方式,我们当面跟他联系。

    唐梦圆:领导,你不用这样了,我现场跟杨厅问几个问题,我们稍后直接联系投诉人,这一件事情你们不可能没有人知道,我手上拿到的回复函都有4、5张了。我们现场问一下杨厅,杨厅,想问一下,我们现场有5份的拆迁许可证,这5份拆迁许可证,前面有3份都没有写明建筑面积当中的居住面积,这个是没有写出来的,请问这一份拆迁许可证合规吗?

    杨俊波:现在我听了刚才的情况,可能在政策上要区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征收集体土地,涉及到的房屋拆迁,这是一种情况。这个就是可以直接说,是属于国土部门管的事情。另外一种,涉及到国有土地的房屋拆迁,那么这方面的职能应该是住建部门管的事情,不是我们部门管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原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这两个职能都在一起,不管现在原来有没有接访过这个事情,通过这个片子,他们要赶紧主动做出回应,要调查核实相关的情况,哪些是合情合理的?哪些是征收的房屋是要合理的给予补偿的,要尊重相关权益人的权益。相应的补偿这个时间那么长,肯定是不严肃,要赶紧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我们投诉人梁伯的电话已经接通了,你好,梁伯。

    梁伯: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梦圆,有问题可以问问梁伯。

    唐梦圆:刚才黄金峰局长说他没有接到你上访的情况,请问你的上访是一个造假吗?

    梁伯:黄金峰副局长在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上午是他亲自接访我们,我们就拿出房屋拆迁裁决书,我们的房产证等去问他,他开始在房产证看完之后,房产证不是公司宿舍,而是个人的产权。他说完之后,还有其他记者,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都在现场,他就做了一个批示,要查相关的部门怎么样可以出这一份答复。他在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上午,在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亲自接访我们。

    主持人:我们那边接通黄金峰主任的电话,黄主任,你好,你说2015年没有接访梁伯,梁伯可以很清晰跟你说

    广州:我接访过他们,具体时间我没有记清楚,他说的情况我们当时给他有答复。

    梁伯:我们什么都要求,领导接访之后什么都说会依法依规可以解决。但是房管局都答复写得很清楚。

    主持人:梁伯,你听我说,我们一步一步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你说当时黄主任确实是有接你的信访,黄主任也想起来了,刚才黄主任的说法是给您答复了。梁伯,黄主任已经答复你了。

    梁伯:没有答复。

    主持人:梁伯,你好!我们先听听记者的声音。

    唐梦圆:黄主任答复说我们要把这一件事情转交给另外一个部门,但是爆料人到现在没有拿到具体的答案。现在爆料人说这个事情是踢皮球,而黄主任的意见是转交。

    主持人:我们回到现场,杨厅。

    杨俊波:刚才对涉案的这一件事情有争议,我想不要再争议了。首先这个事情怎么办好?国土局要赶紧采取措施,该回应的就回应。要转交其他部门的,要做好衔接。第二个,类似这样的问题,今后我们的工作要改进,怎么样完善制度,不能说我强烈关切,把问题推来推去。

    唐梦圆:我们说一些具体的问题,您刚才说了这么多了。到底这个房子实际上就是这个产权人从广州市渔业公司买回来的私有产权房,但是他拆迁面积涉及到都没有涵盖整个房改房的面积,这个情况要怎么处理?

    杨俊波:房屋的问题国土厅不是职能部门,就是住房部门,我们负责跟进,国土局这边会跟进。我想我如果是界定这个问题是对还是不对,那肯定是不严肃的事情。

    唐梦圆:上面的拆迁许可证是国土部门盖的章吗?

    杨俊波:原来房管部门和国土局是在一起,但是省里面没有房管部门的职能。

    唐梦圆:你负责盖章,但是不负责问题的解决?

    杨俊波:不能这样说,国土局有职能,要负责这个事情,但是国土厅没有这个职能。我们会协调国土局妥善处理这件事情。

    唐梦圆:上面说到补偿细则,我们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公开条例第12条,政府应该主动公开的信息其中一条是征收或者是征用土地,补助费用的发放以及使用情况等这些都是主动公开的,为什么具体的细则我们在档案局查不到呢?

    杨俊波:这个过程里面征地依法要批,第二是报批的时候有征地方案。批完之后广州市,市里面要布置实施征地,这个过程有公开的程序。然后还有一个制定具体的补偿安置的方案。涉及到如果是集体土地的征收,包括拆迁,包括房屋的事实,一定要具体的内容。这个征地过程有没有这个东西,国土局要检查,如果没有,要补做这个事情。

    唐梦圆:我们现在档案局是查无这个信息。

    杨俊波:那就不对,要补做这个事情。

    唐梦圆:上访了七年的时间,能查的为什么当地政府不查?为什么广州国土局不查?

    杨俊波:官洲岛征地的时间扩度应该是比较长,在这个过程,政策可能就是有调整。比如说原来征地可能是更加关注补偿和安置。但是后面的政策要求,就是对住房要妥善有保障的。这方面的情况有新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政策的衔接是不是到位?国土局也要做好检查。

    主持人:反正梦圆的问题似乎都没有得到一个解答。上期和这期节目,不少问题国土厅领导都表示会跟进、会解决。节目剩下最后一点时间,我们就来回顾一下,国土厅以前上线时,有哪些问题是没有兑现的。我们的记者梳理了一下。

    播放短片:

    【短片三】:

    广东省国土厅曾于2014年上线广东民声热线,期间接到了近60个群众投诉电话,节目后国土部门经过调查核实,将处理结果反馈给节目组,近日节目组对调查结果中显示“已经解决”的问题进行回访。然而多位报料人表示问题一如既往的存在,连国土部门承诺的话都没有执行力,土地问题他们还能找谁?

    时间:……

    2014年广东省国土资源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后,节目组共接到58个群众来电,翻看调查结果报告,其中有9个问题的回复内容是“查实问题存在,已要求整改”。记者一一拨打回访电话,有多位投诉人反映,“整改”只是一句空话。

    (图八到十六)阳江市阳东县北惯镇彭村的凌先生曾举报采石场毁坏了他们全村30多户150多人共计48.5亩的农田。国土部门实地调查发现石料加工厂占用的农用地,阳东县局已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做出了停工、停产及整体搬迁的处理。可是凌先生说现场根本没有搬迁的迹象,他们的农用地一直被占用着【阳东县执法局只发给我们一个《石场复垦通知书》,他叫石场复垦,我叫他停止石场(作业),他说他们没有执法权,我说你为什么不转交公安机关?他没有这么做,他现在还不是让我们老百姓自生自灭。现在还是占着那块地堆放石头。】

凌先生和村民们不服,继续上访,可是后来的一个说法让他们彻底无望【关于这件事你还有没有找他们?国土局将我们这48亩田全部纳入国家所有,老百姓天天去国土局,县政府,可是都没有解决,是我们的责任田嘛,你现在还有责任田吗?差不多毁了80%】

    (图一到七)收到停工通知却没见执行,遭遇这种情况的投诉人还有东莞市望牛墩镇李屋村的李先生,他反映被村里征用了130亩土地,其中60亩是农用地,2014年6月7日开始推填土。国土部门反馈称“望牛墩镇国土资源分局于6月8日对违法用地单位发出《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其立即停止土地违法行为,目前该地块的推填土行为已被制止”。李先生问何曾见过有人来制止了吗?【2014年6月7日往上填土,我们都不知道,村民种的冬瓜,蔬菜全都填了,后来有没有停止?没有停止,现在全都填完了,填了两年多了。】

    (图十七到十九)还有投诉人反映,国土部门言而无信,失信后却只会推卸责任。惠州博罗县罗阳镇城东区的周先生投诉父亲的一块宅基地被政府征收,当时博罗县国土局承诺置换另一块地,但没有兑现。国土部门当年就反馈称“博罗县国土资源局进一步加紧与拟置换地块的权属人协调,将尽快置换好同等面积的土地给周某”。一年半过去了,周先生感觉政府纯属忽悠人,指定置换的地块很早被某企业占用,现将责任推给企业,企业不搬难道被占用的地就不换了吗?如果政府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又怎么会将这种土地作置换之用【当初征地时是指定一块地给我们的,我们把我们的旧房子拆除以后,他就一直没有落实他和我们签署的拆迁协议,我就把这个问题反馈到民声热线,我相信这个问题反馈了两年了吧,因为新置换的地是一个企业占用的,他就说企业没有履行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协议,就叫我们等,等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案出来】

    主持人:第一点,上一期节目我有类似的观点,我们不怕,最可怕的是有人作恶,作恶以后是肆无忌惮,我们没有办法弄他。第二,政府的公信力为什么这么脆弱?今天领导承诺我们会解决所有问题。以前都没有解决,凭什么这一次为什么要相信你。我们来听听评论员的意见,这是国土部门的不作为还是难作为呢?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宋老师。

宋儒亮:我听完之后剪不断理还乱。这些权力还在笼子外面,在笼子里面就是让政府依法行政,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说,依法行政还是在某一些部门,还是在里面,还是没有落在行政上。大家要知道对老百姓的爱有很多种,其中有一种爱是能有结果和导向的,那就是依法行政。大家的数据就是按照这个来走。一目了然,这也是治国之道,广东正在往这个方向走。在这一块希望国土站稳了,其他领域可以站得更稳去做。讲了理念和做法,如果不做怎么办?老百姓不做是有后果担当的,有关部门不做怎么办?民声热线是督促,有关部门按规按季去做,这个问题可以查得水落石出,只要是地上的东西都可以找到答案找到方法找到结果。

    主持人:我们再来听听广州金沙洲公咨委委员梁栋的意见。

    梁栋:对于政府部门而言,对于很多老百姓的问题,他们的解决办法比问题还要多,我所指的解决办法是指刚才的案例可以把一个企业占着,地还没有解决,就说地可以补偿给老百姓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引起另外一个矛盾,或者把这个矛盾引起老百姓和企业的矛盾或者是老百姓和老百姓的矛盾,余下的手尾让老百姓自己解决,这个很无奈。不仅是国土部门,还有卫生执法都说我没有执法权,或者只能下通知书,最明显是城管部门。我们是不是每个部门都可以把执法无力作为不执法的理由呢?这个存在的意义步态大。最后我想说如何打通执法难的关节,这可能是我们各个政府部门需要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其实我很想问问杨厅,刚才我们看了一些个案,我们上周有这样的案例,明知道是违规用地,发了通知书,他当通知书是透明的。这边也有的,为什么基层的违法是肆无忌惮呢?是基层的国土部门真的不想管这个事情,还是想管有心无力呢?难点在哪里呢?

    杨俊波:今天我们党组成员李师同志也在场,由他来解释一下。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师  

   

 

    李师:刚才反映的问题以及各位评论员的意见我听了很有感触。我们上民声热线的节目是听老百姓反映的诉求,更重要解决问题,尤其是违法违规的问题要查处。我对于民声热线反映的问题和日常接访的问题,解决问题按照目前的管制是属地的部门来解决,我们是负责督办的。刚才反映的问题没有落实到位也没有向上级报告。接下来我们这三个问题也好,老百姓反映的一系列问题也好,下一步我们要把解决问题作为重点。首先这三个问题我们一定派人去调查。为什么没有解决?什么原因?是国土部门的原因还是政府还是其他部门的原因,一定要搞清楚。而且迅速出台解决方案。换地的问题,停产搬迁等等的问题,这些都要落实。不仅是要对我老百姓,对我们省国土厅也没有报告,我们监督案件比较多,不是每个案件都要到省里面区别,我们全省只有十来号人,这也是困难。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三宗地我们会派人去调查清楚,给媒体和当事人一个交代。我们原来案子要过滤一下,要进行督办,如果我们国土部门解决有问题,我们要向省政府报告为什么解决困难。如果涉及到相关部门,我们要跟相关部门协调,你的工作要履职要到位。手段设施要到位。不能光说不做,倒不如不说,所以这个也是给我们一个提醒。总之,我们下一步督办、落实作为一个主要的环节,给媒体和给老百姓的一个交待。 

    主持人: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今天的广东民声热线到此结束。下周的上线单位是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欢迎拨打020-36235999提供新闻线索。我们期待你的报料。再会。